白玉稳:也是一种心情

  三年前,一次下楼时,接听了一个电话,没看前方和脚下,结果是一脚踏空,窝在哪里好半天起不来,后来在床上躺了不到一个月,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不得不起来去上班,结果是,后来的走路,脚下不平整时就疼,下雨下雪或者天冷的时候也疼,最近就不舒服,走路有问题,躺在床上也是隐隐难受。

  昨天看我的同学的一篇随笔《扯淡:日雨》,很有感触,就写了一篇关于我同学的文字,我感觉思绪如泉,文字灵动,自己看着读着,还自恋的不行。回到家里,吃了饭,将错别字和标点调整之后,准备发给我同学,让他审阅,结果将复制键按成了剪切,结果两千字的文章,一下子就不见了,我是欲哭无泪。

  今天早上雨大,考虑到妻子上班不方便,就起来开车送她。我的车堵在里边出不来,就开孩子新买的车去送。我向来开车比较慢,在洗车街出来,转向北环路的时候,我开得很慢,前边也无车,我就开始拐弯,没想到的是,一个农用三轮车横冲过来,到了我的车旁,速度没减,还跳起舞来,走开“S"型,硬硬地在我的车上挂了两道子痕。更让人气闷的是,老人家头发花白,车子里装了一点葡萄,脾气还古怪的不行,一会儿他是爷,厉害得很;一会儿又是孙子,可怜的不行。看着他可怜又可憎的样儿,我只能自认倒霉。一大清早的和人嚷嚷,会影响一天的心情。

  回到单位,看到桌上新装的电脑,立即将自己的一些文档导入,再仔细地看看,没想到这些年来自己积累了这么多的文字,每一篇文字,就像自己的孩子,尽管稚嫩,我还是非常的喜欢它。

  我的硬盘里装了许多东西,除过工作之外,还有六本文稿。首先是《白先生话教育》,里边的几百篇文字,全是我的教育印迹。有我成长的足迹,有我的教育感悟,更多的是幸福和快乐。我是没想做个教师的。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个警察或者军人,可以穿不要钱的衣服,还能吃饱肚子,最起码在社会上不被人欺负。我们山里人可怜,总是会被山外的“人”欺负,其实他们也是可怜人,到了城里也是老好人一个,但是到了他们的地盘,就可憎起来,甚至于可恶。后来还是命运作弄,考上了警校,因为通信的问题,没收到目测和体检通知,就和当警察告别了,成了教师。不愿意当教师的人,真正走上讲台,还是一个不错的老师,最后还成了校长。我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有思想、有行动、有办法的教育人,在工作中的一些思考,记录在文字里,就是帮助不了别人,还是能感动自己。

  我爱汤峪河,那是我的家,是我的根系所在。小的时候没感觉,越是走远了,越是老了,越觉得老家啥都好。我在《汤峪河散记》里写道“最近一段时间,自己总是沉浸在对故乡——汤峪河的精描细画之中。故乡的人,故乡的景,故乡的逸闻趣事,萦然于心,难以释怀。在笔端流淌的过程中,思乡爱家之情进一步被激活,故乡的旧事,便渐渐清晰。“这反映了我的乡思,也反映了我这一段时间的心情。一个不爱家乡的人,说到底都不是一个完全的好人。我对于我的这本书,寄托了偌大的希望,希望它的诞生,会让更多的人爱家乡,也爱汤峪河。

  最近结集了一本书,在出版社运行,不久就会和读者见面。这是“汤峪河系列”之外的散文集,以蓝田为轴心,向外辐射。“品人”主要是写我熟知和敬仰的人,他们是我生活中的良师益友;“赏景”是我这些年走过的地方,他们在我心里留下的印迹;“怡情”收录的是自己的心路和情感,以及一些有味道的东西;“思慧”就是我的人生感悟。“我很在意这些东西,因为它倾注了我的太多心血。我想用我稚嫩的笔,触摸一些心灵深处的东西,也希望能引起有相同际遇人的共鸣。”

  随笔集《锻章取意》,是借成语“断章取义”的谐音,来说明自己的思考,此“锻”非彼“断”,此“意”非彼“义”,是就一个话题,想说透说明白,说出点新意来,让自己反省,让读者受益。作品分为四个篇章:“男人的风度”、“女人的微笑”、“生活的味道”、“天堂的路口”,都是近几年自己思考的一些东西,观点对与不对?就得仁者见仁了!但愿读者看了,觉得不是废话,能触及灵魂,有所顿悟。我知道:玉为石,锻为金,金石为开。不停地锻造自己,想将自己淬炼成一个有思想有作为的人,也希望自己能有一双慧眼,再有一颗玲珑心,能够看透红尘俗物,回归本真。

  这是诗歌《悟》。三十年前,因为写诗,惹得看诗的人流泪;二十年前,因为写诗,被专业诗人鼓动离岗。可是我依然清醒,依然没有以“诗人”自居,况且我也不敢,我还得过日子。目前的诗坛是泥沙俱下,没文化的人,裸露下体的人,在舞台上招摇,而还有点底蕴有点涵养的人,反倒不敢写了,写了也发不出去,没“人”认可。我一直关起门来,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造车,自娱自乐,自我陶醉。

  按理说,今天的心情和天气一样,湿润地有点发霉,但是回到单位,看到了自己这些年的积累,看着看着,心情竟然大好,仿佛窗外边下的不是雨,而是琼浆甘霖,哈哈!没想到,这也是一种心情,善哉善哉!蛮好蛮好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